Carrol'S 2022

2022年度关键词:艰辛、庆幸、投资、副业、催婚

2022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,其实也并不轻松,相比于2021年度的结尾,很明显工作中的需求量积增加了很多。而在这一年中,经历的事件,是我来上海赚钱,五年来从所未见的。不曾想过,世界级经济都市会因疫情而按下暂停键,也未曾见过人性最肮脏、阴暗的一面……,甚至有些事情,能颠覆二十几年来的三观,但这些在今年很荣幸的全部领略过。4月份保留了这段被各大社交平台杀光的Video,应当被谨记。

昨晚下班后着手恢复博客系统环境,顺带在想,今年的这章Markdown文档,标题要叫什么。跟往年一样,叫个人年度总结?也斟酌了下,我觉得叫总结是有些高估了,我觉得叫“我的2022”似乎更精准点,因为今年自己没有从横向涉猎面去扩充,而是纵向的从深度去进修了,完成去年自己没完成的目标中的一部分,当然只是一部分,不是全部,是因为疫情,从个人能力角度去评估,自己是有把握all in的,证券从业资格证还剩下一门没考,计划在明年结束沪漂前把证考到手。当然,完成的是今年趁着疫情在家,把Python的一些基础,捋了一遍,因为自学,效果个人认为还是很差,没有频繁的去进行实战,能力还是跟不上,但自己一直坚信,自己就是一块适合编码的料子,给到时间,定会出成果。难在有问题,没人指点,需要自己网上去搜,泡论坛抛问题,很耗费精力,外加自己英文水平不是很好,很多Python问题都是英文原版,自己只能大致看懂一点点,英文是自己的一个短板,这个短板,这辈子没计划想补齐。今年越发有这样的感觉,就是觉着自己沉浸在某个环境下的时候,发现自己24小时有点不够用,包括在工作也是。

今年度过的辛苦程度应该是这几年当中最高的,17年刚来上海,也是刚踏上社会,人比较简单,想的少,自然就活的很轻松,随着交际的扩展,接触不同的人性,是有点麻,仿佛就很黑暗。21年春节回来之后,原定计划是准备跳槽的,但是刚回上海不久,上海被封,一封就是3个月,老老实实猫家里,吃的喝的,物价离谱的鱼都长腿自己跑了,关键是有的东西,有钱还买不到,原本生活费往常就几百块,那3个月,自己算了一笔账,花了接近2/3的工资,也在这3个月里,见证了大家嘴上挂着说的“真、善、美”。6月尝试开始部分解封,7月回到现场办公,持续不到3个月,10月开始又居家,可以说2022年有接近半年的时间是居家办公的,所以这一年,大家活的都不容易,从能活好了转向能活下去。

疫情大环境下,有很多公司企业倒闭,每个月工资都发底薪,很庆幸自己从事了这个行业,如果还是以前带团队做销售,我觉得自己要呜呼,团队要整垮,房贷可能会断供,生活费可能都要从信用卡套现透支,渐渐进入死循环,刷信用卡,拆东墙补西墙,永远是个无底洞。有一份稳定的薪水,可以勉强维持房贷,维持在上海的生活,总之是苟。当初17年刚来上海的时候是8个人一起,现在也就一两个,上海, 年轻的时候可以来闯一闯,见见世面,至于定居,对于出身农村的娃来讲,不是一辈子奋斗就可以很轻松换来的。同样的年底,疫情政策的放开,每个人都是阳圈里待“宰”的羔羊,也很荣幸进入决赛圈,至今还是个阳敌,没感受过刀片割嗓子,没感受过发烧烧蜕皮,更没感受过嗅味觉失常等一系列是什么感觉,没备布洛芬,没备急支糖浆,更没备什么连花清瘟,一直认为平时加强锻炼,增强抵抗力是第一位,没事可以带个耳机5公里、10公里,都很棒的,结束回来冲个澡,也很舒服。

6月中下旬结束居家办公回现场,7月干完一整月,8月其实也出了小插曲,8月4号的七夕节,日子反正是超会挑,由于行里与外包厂商解除大部分人员占比,很荣幸的被上家外包踹了。其实当时的心理,不是悲伤,反而觉得是开心更多一点,也不知道为什么。对于自身个人定位来讲,我自己觉得当时即将没工作,对我的冲击影响不是很大,最主要原因是两个:一个是当时原本计划年后回来就主动想要跳,因为疫情,一直被拖,现在正好有机会,不是因为觉得现在的工作环境不好,而是觉得一个人不适合在一个地方工作待的太久,更想出去接触些新技术面;二是因为自己并没有因为现在有一份看似稳定的工作,而放弃学习,自己一直在接触新的技能领域,一直在拓展自己,想让自己变得更值钱,即便被踹,丢了这份工作,以当时自己的能力,找一份同薪酬的工作,自己不是太挑,难度不是很大,因为一直持续的投资自己,所以这种事情如果真的出现,可以将其带来的冲击力降到最低。从来上海赚钱的时候,就一直坚信,投资自己是一个永不会被背叛的过程,实时清楚自己的定位,想要什么,付出回报比是多少,偏向时懂得自我纠正。

当然,大环境的恶劣,其实也催生了更多生存法则,并不是自己有一份工作,就可以持续享益,其实我自己还是比较有忧患意识,外加自己身上背的房贷这座大山,自己心声念念的一直也想买个四轮子,也不是很轻松,需要钱,父母其实年纪大了,也看不下去他们再去干苦力活,出身农村,很多时候都是要强的,就是要独立,增加自己固定收入以外的收入,也很有必要。同样的,我也不例外,搞了份,要相信知识是可以赚钱的,这句话一点都不假。本身自己就是从事IT相关工作,外加自己懂点编程,是一名高玩辣鸡佬,休息时间利用自己找的开源项目进行有偿客制化服务,虽然平时一直不温不火,但这个月异常的惊喜,额外收入可以抵消一下下个季度的房租。同样是玩,出去耍,票子要往外出,还要承当被阳的风险;死肥宅,票子往里进,人还安全。

预期明年的规划是两个方面:一是对Python的进阶,不管是对自动化框架的,还是对爬虫或是AI方面,都开始动手,进行进阶;二是对去年排进计划中的Linux开始基础扫盲。不求多,只求深耕,给自己点时间,一定可以。

沪漂年限的增加,带来的无可厚非就是家里的催婚,粗略框了一下,老母亲给介绍的女孩子,推完实在推不掉,一共5个,会计、个体、幼师、医药、人力,不加之前的领导、朋友啥介绍的,之前推推还了解了解,但是后来渐渐有种在面试的感觉,超级讨厌,蛮反感,而且大多数就是那种,只要你不主动,瞬间结束,回头来,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,我脸厚,主要就是这几年被老母亲骂出来的。但是,我就想自己谈,因为没有隔阂,没有拘束,自由度高,什么事情都是我们自己的,父母层面插不了手,这就很棒。

总体来说,2022年是我人生走向正规的元年,甩去刚来上海时的稚嫩,不再一年换一份工作,深耕一个行业,不再时时看银行卡余额过日子,当然这些现有的,一直在未之前许下的小愿望铺路,父母这辈子没出过省,在自己结束沪漂回无锡定居前,一定会把父母带上海玩一圈。一个人在上海,还是最担心父母,也怕突然接到家里电话。

最后想说的就是,因为受各种外界压力的影响,很幸运的遇到了一种适合自己泄压的音乐风格,Progressive Trance

这就是我的2022,一辈子中,这个时间段,我的经历,我的烦恼,我的规划,我的期待,敲定在这篇博客里。

接下来的2023,?

打赏

扫一扫,分享到微信

微信分享二维码
  • Copyrights © 2019-2023 Carrol Chen
  • 访问人数: | 浏览次数:

请我喝杯咖啡吧~

支付宝
微信